“大水慢灌”真的不应再次作为救市模式吗?

2018年9月12日23:32:14 发表评论 108

最近,在资金面极度紧缩的情况下,企业的经营环境变得严峻起来。在交谈中,有部分客户寄望政府会推出像2008年那样的四万亿"大水慢灌"式救市政策。

那,政府为何迟迟都未颁布救市政策?是否会有出现大规模的救市政策的可能性?本文将深度探讨中央对救市的态度。

四万亿救市后遗症

大家都知道,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,中央实施了积极的财政政策(出台了“4万亿元”投资计划)和宽松的货币政策(下调贷款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,增加货币供应量,扩大投资和消费)。

当年,金融监管对最为严格的商业银行贷款同时放松了监管,商业银行将资产由表内转移到表外,降低了资本约束要求,规模快速做大,影子银行产生和飙升,将资金贷款给房地产企业 , 国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受到信贷政策限制的部门。而银行理财、信托、券商资管、基金子公司等金融子行业也借着东风迅速做大,实现了爆发式增长,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来源。

金融机构得到充足的资金下 , 最稳妥的资金投放一定是有充足抵押品的公司或行业 , 在政府的支持和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下 , 房地产和基建行业当时是得到最大的支持 , 连带一批原材料行业(钢铁 / 铝 / 水泥)也同时受惠 。当时 , 大部分国企于这些行业是占有垄断地位的 , 国企得到了大量的资金。可惜的是 , 当时的国企并未有积极地把资金投放于科研或建设高效率的生产线 , 只是盲目的扩大产能 , 成为规模宠大但效益低下的"殭尸企业" 。同时 , 地方政府为了提高自身的GDP , 药石乱投 , 建设了多项不切实际 , 不能带动实经济效应的"大白象工程" 。

杠杆有多高?事态有多严重?

2017年12月中央提出“防范化解重大风险”,要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,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,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,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,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。

"控制","风险","打击","监管"等措辞,中央的意图明显是以"控制风险"为核心,中央心里明白,2008年的四万亿救市政策虽然能刺激经济,但带来的金融乱象的负面影响是致命的!

那现在中国的风险是高还是低,我们先用杠杆率的历史数据与其他各国的数据对比一下:

1)实业部门:

传统国企杠杆风险过高。中国宏观杠杆率高企主要集中在实业部门,且其杠杆率一直明显高于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。当前中国实业部门杠杆率高达163.4%,在主要经济体中位列第一。

2)居民部门:

中国家庭债务已逼近家庭部门能承受的极限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底,中国的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.2%,已经超过美国当前水平。

2008年仅为18%,短短十年间翻了1.7倍,到了2017年三季度居民杠杆率已经高达48.6%,已经接近金融海啸爆发前美国的水平。

3)中央政府部门:

2017年6月,中国政府部门杠杆率为45.7%,不仅远低于发达经济体的108.6%,甚至低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47.8%。

4)地方政府部门:

201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0.7万亿,其中5.5万亿是2008年及以前年度举借和用于续建2008年以前开工项目。截至2017年11月底,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6.59万亿,十年增长了足足200%。

5)金融部门 :

金融机构通过各种业务创新规避监管,监管部门出台各项法规弥补漏洞,二者永无止境的博弈共同推动着金融体系发展。影子银行的快速崛起,监管套利和空转套利的盛行,风口在各个金融子行业之间的不断流转,使得实体部门和金融部门的杠杆率不断攀升,风险持续累积聚集,金融行业也逐渐脱离了服务实体经济的初衷,资金体内循环,脱实入虚。

中央的决心

中央意识到事态严重,于2015年开始供给侧改革"去产能",奈何一场股灾不得把调控力度减轻,同时,为挽救临近崩盘的经济,推出另一个政策"房地产去库存",再次用加杠杆来救经济。

现在,只有央妈是真正有钱的,她的三个儿子(实业国企/地方政府/居民)都是住着豪宅,穿着名牌,但欠下多张信用卡,入不敷出的月光族。

从以上数据,可看到2008年的四万亿救市措施,经过各金融机构的推动下,杠杆率急升,呈现三高(实业,居民,地方政府)一低(中央)的势态,尤如把三个火药库放在家内,随时被自身(经济衰退,楼市崩盘,失业率急升)或被外力(环球利息向上,强势美元,商品价格急泻)所引爆。

中央的金融去杠杆改革措施

为了维护金融安全与经济稳定,中央针对各方面进行了一系列金融去杠杆;严监管风暴;缩表;金融防风险改革措施 

从本质上看,金融去杠杆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,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关键一环,可以有效促进经济发展从依赖投资、增加货币投放和信用扩张转向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、依靠创新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和结构优化升级。

具体而言,在国企改革方面,以金融去杠杆带动企业去杠杆,可以推动国企瘦身健体、提质增效,提高资源配置效率。在地方融资平台方面,以金融去杠杆规范政府举债行为,硬化信贷约束,可以倒逼地方融资平台清理和转型。在房地产领域,以金融去杠杆促进分类调控,用市场手段防泡沫、去库存,可以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。

金融去杠杆一年,取得了积极的进展。金融机构总负债规模压缩、错配下降,名义GDP同比增速触底回升,宏观杠杆率上升趋势显着放缓,分部门杠杆率发展态势趋好,有见顶回落趋势。

然而,2017年开始,美国采取强美元政策,资产价格出现大幅回落的风险。要知道,总债务/总资产= 杠杆率,虽然中国在这几季度有效得控制了总债务金额,但如资产价格急剧回落,可能会快速拉升一整个宏观杠杆率。

以此判断,中央是会紧握"供给侧结构性改革"和"金融去杠杆"这两项改革不放。

"细水准灌"将代替"大水慢灌"

从以上的政策方针显示,万众期待的大水慢灌是铁定不会实行的!

政策并不是随心所欲,为所欲为,然后就可以心想事成的。政策首先要面临约束和取舍抉择,然后还可能出现事与愿违的效果,现在无论财政,货币,甚至产业政策,现在都陷入了几难的困局,整个经济就是一个僵局。

如今,央行货币政策的选择,就面临了一个两难的困局:为了稳定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,需要宽松的货币政策; 为了稳定人民币利率和汇率的稳定,需要紧缩的货币政策。

这十年 , 影子银行 / 殭尸企业 / 大白象工程 / 房地产泡沫等金融乱象 , 蚕食了国家大部分元气 , 很明显 , 中央是很不乐意见到这些景象再度发生。

2008年过份的寛松加杠杆大幅加大了系统性金融风险,因此就要去杠杆,修复过去十年的负面影响 , 期间必然经历货币政策收紧、利率上行、投资增速回落到经济下行的过程。

中央汲取了2008年货币宽松的弊处,应对政策的着力点更务实。中央多次提及降低杠杆率,金融监管,加强监管及资金要投放到位。

防化风险和降低宏观杠杆率,有利于经济和金融体系的长期健康发展。首先,去杠杆和去产能的对象是无效或者低效的部门,将释放被其挤占的资金和资源,同时,高效率的产能和企业经营效益有望持续改善,优胜劣汰,经济整体活力和质量都有效增强。其次,金融部门去杠杆,货币条件收紧,资金脱虚入实,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得到更好满足。最后,实体部门和金融部门降低杠杆率,潜在风险得到释放,挤出水分,微观主体活力增强,企业信心恢复。

"细水准灌"将代替"大水慢灌",将资金投放到实体,一个更有效益的救市措施将会成为今次的救市主调

weinxin
惠买折品优选 正品导购
欢迎扫码关注,小程序即将上线,返利,分享赚钱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